李之语

CP杂食者(๑•̀ㅂ•́)و✧

【澜巍/宇龙】确实,还好1–20 最后一发tag,就此别过

只是个窝而已:

1~9链接:
https://shimo.im/docs/YtUDfz9vu44kGGXN/ 点击链接查看「1~9」,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10~15链接:
https://shimo.im/docs/3FVSbrHjPMgYwjOO/ 点击链接查看「10~15点击可以单张看大图」,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16~19链接:
https://shimo.im/docs/YxwGD03hKZgF9fxh/ 点击链接查看「16~19」,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最后一章放个文字。这文最对不起的就是夜尊小可怜了。铺垫了20章,也没让露个脸。233333

20

“内脏有损伤,但不严重。”
 
沈巍在短暂的闭目养神后缓缓张开双眸,迎上对面仍旧高度紧张的白宇的脸,气息稍显微弱的开了口。
 
“胸骨没有断,可能有裂缝。”
 
看着白宇仍旧紧皱着眉宇,他诚实的补充说明着。显然,事情已经向他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时至今日,白宇作为他唯一可以信任,甚至可以依靠的人。他必须对他保持诚实。
 
“去医院——我带你去医院!”
 
那人虽然语速适中,表达流畅。但微弱和急促的气息仍旧无法掩饰的暴露了他正在忍受着怎样的疼痛。
 
“既然感冒退烧药对你有用,医院也一定对你有用。”
 
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的肩头胸前甚至手上都沾染了或多或少的血迹,白宇突然就像被火撩一样快速的把手上的血迹就这衣服蹭了干净。
 
“你说过,地球上只有一个空间,并没有另一个。”
 
沈巍努力保持着呼吸的顺畅,右手覆上前胸——他的胸腔正在经历着每次吞吐空气时就会撕裂般的疼痛。这种疼痛,甚至比这种疼痛烈上千万的伤痛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只是他总是可以运用能量或快或慢的治愈自己。现在的他,除了承受,竟别无他法。这种和呼吸分秒牵扯的疼痛交织着无可奈何,简直是种非人的折磨。
 
“如果我是海星人,或许我们的DNA还有一致的可能。但我是地星人。地星人的DNA结构和海星人虽然基本相同,却有一个非常容易察觉的不同——血液。我们的血型是海星上绝对不存在的种类——如果我们去医院,只要做个常规验血就会暴露。”
 
他尽可能的用最简短的语言解释清楚现在的状况。这几乎让沈巍精疲力尽。白宇看着细密的汗珠从发丝顺着脸颊交织在沈巍唇角的血液顺势而下,蹲下身来从茶几的纸包里抽出一张纸巾,沾了些旁边杯子里的清水,轻柔的帮他擦拭干净唇角和脸颊。他感受着沈巍仍旧颤抖的呼吸不稳的喷洒在自己的手背和掌心。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地开口。
 
“告诉我……该怎么做。”
 
“这种伤除了静养,别无他法。可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轻轻的呼出口气,好看的眉努力的舒展开来,沈巍并不想因为自己明显的不适表情,进一步的增加白宇的心理负担。
 
“换套干净的衣服。帮我买些绷带——别吓坏了别人。”
 
沈巍努力嘴角上扬,想给白宇一个安抚性的微笑。只是那看在白宇眼里,更觉悲不自胜。
 
“你还能笑!?可真是条铁打的汉子!”
 
一股无名火就这么窜了出来。白宇腾的起身,语气不善的回了一句。却也不忘从床上拿起一个枕头。
 
“抱着它会舒服点。”
 
默许了沈巍的提议,白宇在转身去找换洗衣物前想起小时候经常上蹿下跳惹是生非,也曾摔裂过胸骨。除了静养和绷带固定,坐起时身前有个支撑物会更舒适些。只是他伤的不重,并没有如此让人魂飞魄散的血溅三尺。这种惊恐外加心疼的经历,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
 
他怒意未消的从衣柜中揪出一件灰色的卫衣,暗自怀疑着自己这怒气究竟从何而来。不自觉的,脑中突然浮现前阵子拍的一段戏来。
 
当赵云澜发现沈巍割腕放血救治自己时,那种无法疏散的疼痛和自责,最终只能化作一阵愤怒,疯狂的炸开发散了出来。面对赵云澜询问是不是很疼的时候,沈巍那令人心碎的一笑,说了句“伤惯了”的那段戏结束后,自己还曾为了朱一龙当时教科书般的演技赞叹过。而如今真的如出一辙般体验时,才明白当时的赵云澜究竟遭受了怎样的冲击。
 
现已心疼至此,更何况,他并不是那个深爱着沈巍的赵云澜。
 
“我很快回来。有事打电话。”
 
根本没心情避讳当面换衣服这种事,白宇胡乱的套上卫衣。拿起朱一龙的电话塞在沈巍的手上,临出门前不忘上述交代。
 
“谢谢。”
 
惨白的脸上又回以一个极淡的微笑。
 
“少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省点劲儿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记得在我回来前不要乱动!别以为自己是战神就是铁打的了——快点好起来就算是谢我了。”
 
一紧张或烦躁时就会忍不住嘴炮的白宇絮絮叨叨的在关上房门前以极快的语速丢下一段老母鸡式的数落,人影快速地消失灾房门之后。
 
那个微笑在人影消失后脱力地消失在沈巍的唇角。他的眉心紧簇,拿着手机的手指紧紧的握在上面直至骨节发白。再次小心翼翼的吐出口气,这才抑住了又一阵钻心的疼痛。
 
他刚才像是从某个高空突然摔了下来。
 
沈巍细细的回忆着刚才的情形。以受过多种伤的绝对经验判断着如今身上体现出的伤情究竟成因为何。可是为什么会就这样发生呢?他仍旧毫无头绪。
 
手机突然在掌心震动了一下,一条微信弹窗出现在手机页面。想起之前白宇的iPhoneX手机使用科普小课堂,沈巍有样学样的平视手机手指上滑,解了锁。
 
那是一条来自龙家经纪人的长篇微信。沈巍粗略的扫视,千字的内容大致中心思想算是表达对演员相处日久生情无论男女的理解之意,也再三叮嘱千万不要背上思想包袱,拍戏结束后慢慢的就好了的各种安抚。
 
如果世间之爱真能从距离和时间中剥离,那或许也是一件幸事。
 
沈巍轻轻一叹,退出微信界面。不知怎的,目光就被手机主页上排列有序的那片app上的一个像是面具的图标所吸引。那个金色的面具,实在十分眼熟。沈巍心头一动,似乎突然窥之一二。唇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真是历尽劫波兄弟在啊……

可惜的是,他们却不能相逢一笑泯恩仇。

那个如梦魇般如影随形的人。

我怎会没有想到,这一切与你有关呢?


ps一个重要通知大家看看首页发的前一篇。不占文的tag了。已经提示了,没看到就不怪我了哦。

评论

热度(159)